深度:国际奥委会为何要将举重踢出奥运会?中国梦之队何去何从?举重运动路在何方?一场风波牵出一连串问号

深度:国际奥委会为何要将举重踢出奥运会?中国梦之队何去何从?举重运动路在何方?一场风波牵出一连串问号

东京奥运会上,举重项目成为最吸引人眼球的一个:中国举重梦之队参加八项比赛交出 7 金 1 银的完美成绩单,中国大力士们的赛场表现更是让人津津乐道;新西兰人劳雷尔·哈伯德成为奥运史上第一个跨性别女子举重运动员,谁都没有想到,举重这项古老的运动居然处于社会变革的最前沿;此外,像菲律宾、印度、土库曼斯坦等之前很少有机会登上领奖台的国家,如今也可以加入到庆祝的活动中,东京奥运赛场,欢呼的人群和重金属的配乐,营造出一种欢乐的派对氛围。但现在,派对结束了,举重运动又回到了它的老问题上——兴奋剂、内讧和腐败。

当地时间 8 月 8 日,国际奥委会会议一致通过了一个可能会结束举重运动与奥运会长期联系的章程变更是提案,即:授权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在未经全会批准的情况下暂停奥运会项目。国际奥委会副主席约翰·科茨也承认,这一提案正是对国际举重联合会(IWF)做出的回应,因为近年来国际举联涉嫌掩盖兴奋剂检测结果,内部选举舞弊和内斗等丑闻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国际奥委会正考虑将举重提出奥运会,“执委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是有充分理由的,以确保奥林匹克运动的声誉声誉不被玷污。如果某个运动联盟还要继续无视方向,那么我们应该掌握这种权力。”

对于国际奥委会的威慑,国际举联董事会代表福雷斯特·奥赛表示,“巴赫主席在东京会面时曾告诉我,他并非真想把我们踢出奥运会,他只是希望在我们的这项运动中看到公平竞争,看到运动员能得到很好的照顾。现在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向国际奥委会展示,一旦我们整理好自己,举重就有了未来。”

你能相信,举重运动面对的最大挑战和田径、自行车一样吗?没错,兴奋剂!东京奥运会举重压轴比赛——男子 109 公斤以上(无限量级)决赛中,有着“格鲁吉亚温和巨人”之称的拉沙·塔拉卡哈德以抓举 223 公斤、挺举 265 公斤、总成绩 488 公斤拿下金牌,同时创下奥运会 3 项纪录,打破 3 项世界纪录,而他举起的重量比银牌选手竟然多出 47 公斤。但问题是,早在 2013 年,这位蓄着大胡子的格鲁吉亚大力士,就因检测出服用一种违禁类固醇呈而被禁赛两年。

而令人困惑的是,这同一项目的铜牌得主、来自叙利亚的阿萨德也曾被禁赛过。至于今年泛美运动会冠军、巴西人费尔南多·雷斯,因为未能通过 6 月份的兴奋剂检测,干脆被排除在奥运赛场之外。

其实,这也仅仅是举重运动被兴奋剂阴云笼罩的冰山一角,有数据表明,2008 年至 2012 年期间,有 30 多位登上各种大赛领奖台的举重运动员,因后来被判定服用兴奋剂而被剥夺了奖牌。在东京奥运会女子 64 公斤级举重决赛中,当加拿大选手莫德·查伦获得金牌后,她向自己的同胞克里斯汀·吉拉德表达了敬意,后者在 2012 年伦敦奥运会上获得了铜牌,因为排在她前面的哈萨克斯坦选手和俄罗斯选手因被查出服用违禁药物而被取消了成绩,她在多年后递补得到了金牌。查伦说,“今天我能站上东京奥运会的登上领奖台,是一个进步的标志。那本是吉拉德的金牌,本应是她的光荣时刻,但她没有实时获得。但不管怎样,可以肯定的是,反兴奋剂在清洁这项运动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

除了兴奋剂,腐败和内讧也让国际举联“疾入骨髓”。2010 年 1 月,德国电视一台播出纪录片《秘密兴奋剂——举重之王》,将矛头直指时任国际举联主席、匈牙利的塔马斯·阿让。阿让曾先后担任国际举联秘书长和主席长达 44 年,他在位期间,举重项目劣迹斑斑。纪录片里爆料,高水平举重运动员极少接受药检,有人买通药检官员更换尿液样本。更让人震惊的是,国际奥委会下拨的 500 万美元被阿让转移到个人账户。压力之下,当年 4 月阿让被迫辞去主席一职,由美国人帕潘德雷亚担任执行主席。

但是,2020 年 10 月,国际举联的内讧震动世界体坛。作为改革先锋,帕潘德雷亚的执行主席实权被国际举联执委会剥夺,改由来自泰国的因塔拉特担任临时主席。不过新任临时主席泰国人因塔拉特的当选也非常具有争议,由于糟糕的兴奋剂纪录,泰国甚至被禁止参加东京奥运会举重项目的比赛。当时,国际奥委会连续发表官方声明,对国际举联的这一决定,以及决定的产生过程、临时主席的替代者表达了担忧之情,而在重压之下,因塔拉特不到两天后便主动辞职,继任者英国人伊拉尼表示自己将不参与未来国际举联主席的选举,将把全部精力放在国际举联的治理与改革中。3 天内竟有 3 位临时主席相继掌权,如此荒谬的事情发生在国际举联这一拥有 192 个国家(地区)成员单位的国际体育组织之中,着实让人有些梦幻。

虽然过渡主席伊拉尼算是稳住阵脚,成立了由 4 位独立专家领衔的改革与治理委员会,重新起草组织章程,但国际举联城头变幻大王旗,让国际奥委会忍无可忍发出警告:国际举联如果不把烂摊子收拾好,举重项目将被逐出 2024 年的巴黎奥运会。如今,随着东京奥运会结束,国际举联也即将迎来内部选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最终交出怎样的答卷,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举重运动的未来……

按照计划,国际举联将在 8 月 28 日至 29 日在卡塔尔重新召开会议,以通过之前一直停滞不前的国际举联新章程,至于之后的选举,可能会带来一些国际奥委会希望看到的“新面孔”。美国人帕潘德里亚依然是主席候选的热门人选,而且她得到了本国力量的绝对支持。美国举重协会首席执行官菲尔·安德鲁斯就直言,“我们可能对国际奥委会有太多的耐心了,现在国际奥委会已经特别表示:‘你们需要新的领导层。我们不想看到同样的人负责!”不过,这场改革者与阿让时代旧势力之间的派系斗争究竟能以怎样的方式收场,现在谁都说不好。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 10 月,国际奥委会曾确定了 2024 年巴黎奥运会的参赛项目,近年来丑闻缠身的举重项目不出意外地被裁掉 4 个小项,参赛名额也较东京奥运会缩减了 30% 。对于丑闻不断的国际举联来说,举重能够继续留在巴黎奥运会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不过,随着近期国际奥委会频频放出要将举重运动踢出奥运会的信号,国际举联真的走到了危急存亡的紧要关头了。对于 1896 年首届奥运会便是正式参赛项目的举重来说,东京奥运会上参赛名额缩水已经是一种极大的耻辱了,如果再无缘巴黎奥运会,无疑是举重运动的灭顶之灾。

毫无疑问,对于中国举重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即使举重能够留在奥运会,巴黎奥运会上项目缩减也是必然。之前,国际奥委会曾表示,他们会把缩减哪四个举重小项的决定权留给国际举联,并要求他们在 2021 年第四季度做出决定。举重历来是中国体育代表团参加奥运会的“夺金大户”,在国际举联新的领导班子下,即将被缩减的 4 个小项是否为我们的优势项目,也将对中国代表团的夺金面产生重大影响。中国举重必须未雨绸缪、早做准备。

当然,对于国际举联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无论如何都要确保举重运动不会与奥运会断了联系。尽管国际举联问题重重,但正如奥赛所说,“无论谁,都想看到有人能举起重物,举重赛场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地方,你可以看到一个温柔的巨人走上舞台,然后举起重型设备。举重运动员坚信他们有成功的秘诀,例如超人的力量和独特的比赛方式,尽管每一次尝试都面临着胜利或失败,但每一次他们都是自信满满地迎接挑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