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 】海南赛马三年之殇!

【盘点 】海南赛马三年之殇!

赛马,一个沉甸甸的话题。在海南,现今被高度政治化,成为是否解放思想,深化改革开放的象征。

1988年海南建省,望其20年后发展到同台湾一样水平。然而,32年过去,海南几经起落,曲折的成长路径后海南就像是中国改革40年的缩影,中国发展所遇到的矛盾、困惑,在海南都有呈现、并被放大。

32年前,国务院一个关于建设海南经济特区的文件引发了“十万人才下海南”的壮举,就像100多年前涌往加利福尼亚淘金的人流一样,不顾一切地踏上当时还是相当保守落后的海南岛。相比南下深圳、广州和上海的淘金者盆满钵满而言,海南淘金者充满了沧桑,不少人带着千万家产而来,两手空空离去;有的人黑着头发、白着面孔而来,白着头发、黑着面孔离开。海南每一幢高楼里都有一个悲壮的故事。

因为赛马涉及到马彩,《全国马产业发展规划(2020—2025年)》明确提出建立科学规范的赛马体系,“按照‘小步、分步、稳步’的原则”,依照体育彩票发展规律及监管要求,推进速度赛马赛事试点工作。而海南由于优越的地理位置,在发展赛马方面获得了国家政策上的鼓励,有了先行的机会。

但是二年多来,海南赛马经历了多次起起落落,让众多马圈人的心也跟着漂浮不定。今天,小编将带领大家回顾海南赛马这几年走过的风雨路程,探讨未来。

2018年4月14日,建省30周年的海南收到一份大礼。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提出鼓励海南发展赛马运动、支持探索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

海南赛马的序幕就此拉开,世界各国闻风而动,纷纷惊呼:海南赛马是中国深化开放的一个重要信号,同时也立马就成为了各个产业资本的香饽饽,包括罗牛山、海南瑞泽、永泰能源等上市公司都纷纷宣布投资赛马相关项目。此外,海南省马术协会也在4月表示,即将投入200亿元,建设占地2万亩的国际马文化体育旅游度假区。它将建成采用现代设计的先进马场,赛道2800米的长度位列亚洲第一。

2018年5月9日,海南省工商局表态,即日起暂不受理市场主体名称和经营范围中含“赛马”“跑马场”“马会”等字样的登记和申请。在1个月内批准47家企业注册名称包含赛马、马术之后,政策关上了闸门。

2018年6月,海南省旅文厅表示,正在和相关学术研究机构及专业机构进行商谈,拟尽快研究制定出台《海南省赛马运动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为海南省发展赛马运动提供科学指导。海南省旅文厅称,规划确定后,其将根据规划要求,建设赛马场、训练场,成立马术俱乐部,有序组织各类体育赛马赛事。当时《规划》的早日出台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

2018年10月16日,国务院印发《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这份重量级并未提及鼓励发展赛马运动,甚至就连赛马两字也未出现。

10月17日,《海南日报》刊发了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的文章称:“网上有的议论要开赌场、搞博彩、放开跑马,或照搬资本主义那一套、搞全盘私有制,这些都是脱离国情和实际的,是决不允许的。”作为回应,12月20日,罗牛山干脆将规划中的“海南国际赛马娱乐文化小镇”更名为“海南国际竞技体育娱乐文化项目”,彻底避嫌。

2018年12月2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海南省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的实施方案》,再提“鼓励发展赛马运动”,以及“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

因为是国家发改委的发文,可见赛马运动已经被国家列为一项重要的发展战略、一项海南未来重要的经济项目在推进,而不单单只是一项普通的体育运动在开展。这又让很多人重拾了对海南赛马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

在利好政策下,2019年2月,首场以马术文化、马术运动为主题的新春马术嘉年华活动在海南文昌华侨航天体育特色小镇成功举办,成为海南赛马第一跑。

然而,随后海南的赛马活动并没有继续顺利发展。原计划于5月25日在中国海南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2019中国(海南)国际马文化产业博览会(简称马博会),因海南马术协会退出主办单位行列、博览会临时改换场地等原因,最后宣布停办。撤展引起纠纷,负面影响大。

2019年12月,海南省旅文厅群体处回复澎湃新闻,已初步拟定了《海南省关于发展赛马运动的指导意见》,已报省政府审定。不过,海南省旅文厅规划处同时向媒体表示,海南省赛马发展指导意见初稿已提交到省政府,但因规划部分内容为秘密级,因此后续工作、推进时间等保密,不予以公开。

2020年4月1日,据《海南日报》消息,海南省旅文厅主要负责人表示,“海南体育基础差、底子薄,发展要分轻重缓急,循序渐进,目前优先发展水上运动、沙滩运动。海南没有赛马运动的传统和历史,需要更加广泛的调研和论证,谋定而后动,目前没有《赛马运动发展规划》出台的时间表。必须明确,海南的赛马运动与“赌马”无关,坚决不搞“黄赌毒”。

2020年6月8日上午,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在回答有关《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相关问题时表示,海南不允许搞黄赌毒。新闻发布会后,当《中国经营报》记者询问未来海南是否会发展赛马业时,刘赐贵斩钉截铁地向记者表示“没有”。这一系列的消息,似乎又再一次否定了海南赛马的发展。

原定于2020年8月1日举办的一场民间赛马赛事“2020海南快马速度锦标赛(第一赛季)”,由于两家主办赛事的马术俱乐部理念不同而被迫“叫停”。

2020年9月29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和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联合发布《全国马产业发展规划(2020-2025)》(下称《规划》)。规划中再一次提到“赛马及彩票”。11月26日,中国马术协会速度赛马委员会成立,并介绍了《中国马术协会速度赛马技术标准(试行版)》,对于推动中国速度赛马产业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

12月11日上午,海南省自贸创新体育产业研究院成立,这将意味着体育产业中赛马幕僚机构正式开启,赛马新政或许将由此产生。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经济司司长刘扶民,海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司海英,海南省旅游文化广电体育厅厅长孙颖,国家体育总局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张怡,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经济司副司长(一级巡视员)彭维勇,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主任张弛,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研究部主任张宇贤,上海体育学院党委书记李崟等首批专家委员会成员代表等出席成立大会。

而在2020年12月,随着海南的深化改革和发展,以及新任领导班子的建立,各类赛马活动再次兴起。12月16日,“2020年海南国际旅游岛欢乐节马球运动海南表演活动”在海南文昌成功举办。

2020年12月31日至2021年1月1日,由海南省马术协会主办的海南马术跨年嘉年华在海南省海口市举行,引来了大量市民的围观。这些赛事的蓬勃发展,也预示着海南赛马热再度升温。

在海南启动全面改革提升之际,不妨冷静思辨和重温近两年来年来国家有关赛马的文件精神。

2018年4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鼓励发展赛马运动等项目。

时隔两年,9月30日国家农业农村部和体育总局颁布《全国马产业发展规划(2020—2025年)》明确提出建立科学规范的赛马体系,“按照‘小步、分步、稳步’和‘先试点、后推广’的原则”,依照体育彩票发展规律及监管要求,推进速度赛马赛事试点工作。这是国家部委坚决贯彻落实中央有关赛马文件精神的集中表现。

▲国家农业农村部和体育总局颁布《全国马产业发展规划(2020—2025年)》

可以说,这一切!来自于2018年4月,中央对海南放开赛马的政策,才有了全国马产业规划。

《全国马产业规划》后,对赛马行业如久旱逢甘霖,万物滋润。自广州赛马1999年12月被叫停后,30多年来”赛马”一度成为难以涉足禁区,被打上“”资本主义”的标签,贴上黑漆漆的“赌博”封条,以至于谈马色变,成为“雷区”。

《马产业规划》颁布后,全国赛马大势所趋下,相信有关贯彻的文件会陆续出台。新疆、内蒙古,粤港澳大湾区颁布的发展规划中已经明确发展赛马产业,京津冀、长三角等城市周边地区发展赛马产业将热潮再现。

从上世纪90年代广州市政府大力推行商业赛马的滚热烫,2000年后武汉呼吁赛马放开的翘首期盼,到2010年后的各地赛马群雄并起,再到2018年至今海南赛马呼声和热潮扑面而来。广东、湖北、内蒙古、新疆等省、自治区先后颁布了有关马产业发展规划,而近水楼台的海南未来赛马走向如何,值得期待。

对于海南赛马,当下普遍共识是,过去认为赛马等同于黄赌毒,谈马色变是过于敏感,而不少人认为海南不搞赛马就是不改革开放,也未免太偏见和过激。赛马不是洪水猛兽,只是一项体育运动,政府应该去引导和鼓励,让赛马事业健康发展。

一个政策成就一方繁荣。1979年,蛇口填海建港,宣告了中国改革开放春天的线年来,深圳坚定不移贯彻落实国家决策部署,永葆“闯”的精神、“闯”的劲头、“干”的作风,创造了让世界刮目相看的深圳奇迹!

海南要建成自由港、大自由贸易区,赛马是不可或缺的产业。纵观全球自由港如香港、新加坡、鹿特丹、迪拜,均有举办顶级赛马比赛。如果海南赛马能真正办起来,再配合旅游业发展,海南的经济无疑将会成倍的增长。

当然,海南赛马还有一段路要走。在全国,海南马术发展都是比较滞后的。海南赛马的发展还面临着许多挑战,例如缺乏无疫区,相关配套不发达;赛马运动面临推广普及难,练马师、骑师等专业人才缺口大;国内赛马制度还不够完善,缺乏规范的管理方式等等。

走马上任的海南省委书记沈晓明多次强调:“解放思想 ,敢闯敢试, 大胆创新,以思想破冰引领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