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甜点师跨界逐梦 自学成才成为一名极限运动短片导演

90后甜点师跨界逐梦 自学成才成为一名极限运动短片导演

“我是那个在空中飞翔的小厨师” 90后甜点师跨界逐梦,自学成才成为一名极限运动短片导演

近日,一部中国风短片《冰上梁祝》在网络走红,该短片以零下30℃的冰面为场景,以梁山伯与祝英台为主题,演绎了浪漫唯美的中国古典爱情故事。短片的导演是90后新疆小伙刘江,他在过去8年里接触了数十种极限运动,创作了200多部极限运动影片,成功拍摄了翼装飞行、德天瀑布皮划艇速降、吐鲁番火焰山山地车速降、长板速降挑战天路等多项极限运动。

刘江曾是一名甜点师,因为热爱极限运动和摄影,自学成为一名极限运动短片导演。他向紫牛新闻记者介绍:“我就是那个在空中飞翔的小厨师!”

刘江,1993年出生在新疆阿克苏的一个偏远乡村。因为舅舅和大伯都是厨师,高三辍学后,他成了一名甜点师,“我在酒店当学徒,晚上6点上班,第二天早上8点才能休息,每天一个人做很多面包,我的生活规律被打乱,少了很多朋友。”

时间长了,刘江发现甜点师的工作并非自己想要的,“我初中的时候就很喜欢跑酷,平常自己也玩。后来又接触了摄影,自学了一些拍摄和导演知识,就试着利用周末为一些跑酷团队拍摄短片。”

刘江坦言,自己不是科班出身,绝大多数知识都是自学的,“学习写剧本、讲故事,读历史文献,反复观看国外极限运动纪录片。可能是老天爷赏给我饭吃,我逐渐找到了极限运动摄影的感觉。”

2014年,刘江拍的一部跑酷短片意外走红,他被一家知名饮料品牌签约。于是他辞职去北京发展,正式成为一名拍摄极限运动短片的导演,“刚开始‘北漂’的时候条件比较艰苦,为了维持生活,我接各种零碎的拍摄订单。在我认识的同行中,有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也有人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而我常常自嘲只是一个高中没有毕业的‘厨子’。”

每拍摄一项极限运动,刘江都会提前作大量调研,并且对这项运动“入门”。他坦言,学习一项极限运动并非易事,常常要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基本了解,“好在所有的极限运动都有共通点,需要良好的身体协调性和心理素质,跑酷的经历让我有了一定基础。”

刘江还记得学习攀冰的情景,当时要攀登70米高的冰墙,内心有些胆怯。教练告诉他:“你的脚要踩实,冰镐要狠狠地砸在冰墙上,不能完全靠手上的力气,要用脚的力量往上蹬。”经过半个月的反复尝试,他才克服恐惧,独自攀上冰墙。

记者了解到,刘江至今已接触了跑酷、翼装飞行、长板速降、摩托车、潜水、登山、攀岩、攀冰、冲浪滑板等数十种极限运动,“每学习一项极限运动,我对接下来的拍摄就更有底气。运动员做出一个动作后,我可以预判他接下来的动作是什么,也能够预料到运动员会面临哪些危险。”

从事极限运动摄影,受伤是无法避免的。2016年,刘江在青岛拍摄一部跑酷短片,跟着运动员跳过两米高的平台,结果一脚踩空摔到地上,胳膊和腿都摔伤了,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

在拍摄运动员攀岩时,刘江要带着笨重的摄像机跟着运动员往上爬,“摄影师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画面上,不仅要拿着摄像机和运动员一起移动,还要时刻看着画面,没有办法观察到我们自身周围发生了什么,或者遇到了怎样的危险。”

目前,刘江成立了一个约30人的极限运动摄影团队,拍摄过世界各地的上百位极限运动员,创作了200余部极限运动影片。他在与国际知名极限运动员的合作过程中,不断引导他们在中国参加各种各样的极限挑战项目。

在拍摄的众多作品中,让刘江印象深刻的是系列纪录片《极刻出发》,他策划了一年半时间,邀请了八位世界顶尖极限运动员,到中国八个不同的地方,用时一个月完成八项不同的挑战。

其中的一项挑战是骑着自行车穿越火焰山。2019年,刘江邀请好友、瑞典人麦克斯前来挑战,麦克斯曾被《西游记》中火焰山的壮观景象所震撼,所以欣然接受了挑战。

刘江说,火焰山当地有50℃的高温,想从火焰山完成挑战并且拍摄短片,十分困难,“首先需要一次次扛着自行车爬上山顶,自行车飞驰而下的时候,还要根据坡度精准地控制速度。温度非常高,我们都感觉吸进来的是火焰,吐出去的也是火焰。”

刘江说,最糟糕的是,他们测试时,车轮被摔弯成30度,而且找不到车轴了。“麦克斯的心快炸了,我联系了当地车友群,但没找到一个适用的配件,厂商也表示需要一周后才能送达,但当地部门给我们的拍摄时间只有3天。一筹莫展之际,我找到当地一位铁匠,做出了所需的车轴才解了燃眉之急。”刘江说,拍摄时,由于坡度太大,他无法站稳,一个几秒钟的镜头,架设机器就要几个小时,有时候还要抬着摄影机在山脊上奔跑。团队里有人脱水、有人中暑,他只能忍着高温坚守在摄影机旁,“我都被晒伤了,不过当看到挑战成功的时候,我还是特别开心!”

2019年,他还曾和花式皮划艇世界冠军、来自美国的戴恩一起挑战拍摄瀑布飞舟。“当时他拿着一张瀑布照片来到中国找我帮忙寻找瀑布。几番询问才了解到瀑布可能在广西崇左的边境线附近。我们出发前往广西,到达了位于中国与越南边境处的归春河上游的德天村,在那里开始了挑战。”

刘江说:“观察了这里的地理结构,才发现可以轻松布置的摄像点都在越南境内,我们后来想了个办法,把摄影师通过溜索速降下去,吊在悬崖峭壁上拍摄。”

拍摄很困难,挑战瀑布飞舟也是惊险连连。戴恩试跳时,皮划艇突然翻了,他整个人倒扣在水面,肩膀和皮划艇都遭受到水流的巨大撞击,艇尾基本凹进去,他的胳膊也受了伤。挑战开始后,戴恩划着皮划艇到达第三级瀑布边缘时,才发现水量远远不够,很多礁石裸露在外。

由于不了解瀑布下的情况,戴恩原本打算先上岸离开, 但他还没来得及上岸,便随着水流而下,突然消失在瀑布中。众人察觉到情况不妙,刘江驾驶救生艇朝瀑布划过去,正当他冲向瀑布时,突然听到戴恩的一声呐喊:“I made it!”当看到戴恩乘着皮划艇露出水面时,刘江心中的石头才落地,最终他们成功地完成了拍摄。

刘江说,如今极限运动越来越受到中国年轻人的关注,但同时很多人谈“极限运动”色变。由于极限运动员意外去世或者受伤的报道频现网络,不少人觉得极限运动特别危险。“极限运动虽然存在危险,但并非大家所想的那样,它也有自己独特的魅力。我想通过镜头记录极限运动员的故事,让大家了解极限运动员的生活。”不过他也提醒,如果没有经过专业培训,不要轻易尝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