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呈现历史传承与过往上艇更把赛艇带向更好的未来

不仅呈现历史传承与过往上艇更把赛艇带向更好的未来

历史的变迁、运动的传承、城市的发展……这些浓缩在苏州河两岸观赛者脑海中的记忆,不仅触及着他们自身的情感,也表达着上海这座城市的过往与未来。

第一天比赛,岸边就有一位老者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他头发花白,但一身运动服颇为惹眼,奥运冠军陈云霞总是相伴其左右,更让人觉得这位老先生不简单。

老先生名叫姜述之,是前上海赛艇队教练,也是陈云霞的师傅,看着一艘艘赛艇在苏州河上劈波前行,老先生的喜悦溢于言表。

当记者想请这位奥运冠军的师傅,这位中国赛艇圈的老前辈谈谈感想时,他的第一句话却是:“终于圆了我师傅的梦。”

姜述之嘴里的师傅是程骏迪——新中国赛艇第一人,或许很多人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但在那遥远的年代里,恰恰是程骏迪引领了新中国的赛艇运动。

“当年英国人要撤离时,不方便运输在这里留下了几条船,却又很不屑地和师傅说,‘其实留给你们中国人也没有用,你们玩不来’。”

“师傅不信这个邪,就自己研究,自己学……”指着对岸的划船俱乐部(前身是建于1863年的上海划船总会),姜述之聊起了属于中国赛艇的珍贵记忆。

程骏迪自学成才,但让中国开始开展赛艇运动,也源于一次机缘巧合。1953年,国家体委的一位副主任从波兰考察回国,就住在苏州河畔的上海大厦,一天清晨他推开窗户,却发现有人在苏州河上划船,当时颇感意外。

“那个人就是我的师傅程骏迪,他一个人琢磨,一个人练习,这位领导看了师傅划船之后,回到北京就向时任体委主任的贺龙元帅汇报了情况,我们中国也要搞赛艇运动。”姜述之告诉记者。

那个年代,器材无法进口,程骏迪就找同济大学研发材料,与造船厂一起打造赛艇,因为缺少队员,又去高校招募。

1959年,程骏迪培养的上海水产学院学生陈士麟在首届全运会上为上海赢得双人赛艇冠军,从那时起,上海走出了一代又一代的赛艇冠军。

张黎明是中国第一个进入奥运会的赛艇舵手,李建新赢得了亚运会赛艇项目的7枚金牌,如今是中国赛艇协会副主席,而程骏迪的弟子姜述之也培养出了陈云霞这样的奥运冠军。

在中国赛艇人才不断涌现的日子里,程骏迪一直有一个夙愿,那就是希望在上海的母亲河苏州河上能够看到中国人自己办的赛艇比赛。2002年苏州河上办过一次赛艇比赛,但都是高校队伍参赛,规模不大。如今随着上海赛艇公开赛的举办,在苏州河这个程骏迪梦开始的地方,这个梦想迎来了实现的一天。

姜述之谈道:“前几天我还问师傅,‘来现场吧,我陪您’。他说,‘不过来了,年纪大了’。但师傅现在就在家里看直播呢。”

程骏迪已经88岁,他的人生与中国赛艇运动同行,尽管不在现场,也同样心系“上艇”。比赛期间记者在苏州河两岸遇到了太多太多的中国赛艇人,每一个人都怀揣着相同的心情。

35岁的张野这次作为裁判员代表在开幕式上宣誓,他直言:“‘上艇’的举办让中国每一个赛艇人感到骄傲,上海是中国赛艇运动的发源地,正在建设全球著名体育城市,在这里举办这样高规格的赛艇赛事是最完美的组合,也将中国赛艇运动推向了一个新高度。”

赵祖航是一名大学在校生,作为上海交大赛艇队的一员这次也参加了比赛,他告诉记者,自己因为父母从事相关的运动爱上了赛艇,而这次比赛也让身边的同学们更加关注这项运动。

“上艇”带给了中国赛艇人一场嘉年华,从他们身上,我们清晰地看到了这项运动的传承。

圈内人都在共襄盛举,而众多普通的市民也在这个周末以观众身份融入上艇,找寻到各自的快乐。

吴阿姨是来附近办事的,路过外白渡桥就被比赛吸引了,她坦言看不太懂,但比赛与苏州河周边的景观相融,让她颇有感触。

“我年轻时候就住在吴淞路的弄堂里,上世纪80年代搬离后就很少来了,现在(很多建筑)都不认识了,但真的很漂亮。”

吴阿姨还记得坐落于苏州河畔的前英国领事馆,“小时候我们都不敢靠近的,今天和朋友进去兜了一圈,现在苏州河真的越看越美,前些年我去法国旅游过,比起塞纳河,我们的母亲河更漂亮。”

吴阿姨是顺路观赛观景的,家住虹口的范先生则是特意为比赛跑了一趟,“我中午看电视,新闻上说有赛艇比赛,我就来了。”

即将退休的范先生当年也住在苏州河畔,上世纪70年代搬离,看着一艘艘赛艇在苏河洲的绿波中疾行,他颇为感慨,“最早苏州河是很清的,我离开的时候,河水都是黑的,现在母亲河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政府花了大力气,我感到很骄傲,骄傲生在上海,生在这个时代。”

在观赛的人群中,除了对苏州河留存了许多记忆与情感的老上海人,也有很多年轻人甚至是小朋友。

9岁的刘恩萌是跟着妈妈一起来看比赛的,妈妈告诉记者,“之前看到了比赛信息,我们就预约好了来观赛,主要是让孩子感受这种比赛的魅力,之前从来没有看过,看了后感觉赛艇运动挺有意思的,来之前孩子刚刚参加完游泳班,她对于水上运动一直特别有兴趣……”

据官方统计,这次上海赛艇公开赛有约7000人次预约了各场次观赛点,其中第二比赛日的500米城市冲刺赛第二轮,位于北苏州路亲水平台的单个观赛点预约人数就超过千人。

事实上,还是有不少上海市民对于赛艇运动并不熟悉,一些观众在与记者的攀谈中也在问,“这和龙舟有什么不同呀。”但现场的万头攒动已经证明,市民们很好地融入了这场赛艇盛宴。一场赛事的举办,无形中已经把赛艇运动的种子播撒得更广。

和记者交流时张野感慨:“都说上海是‘魔都’,真的就像有魔力一样,总能让你眼前一亮,无论是从办赛的行动力,还是从大家接受新事物的超前意识和包容性来看,上海都是一座神奇的城市。”

正是在这样一座城市里,充满了历史传承的赛艇运动,也在一步步走向更为光明的未来。(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