墟 里女性健身运动叶 歌

墟 里女性健身运动叶 歌

我在内地上学时,社会对运动员还有“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偏见。家长一般鼓励孩子取得高分,并不重视体育。所以,刚到美国留学,看到周围的女同学热爱运动,每天跑步、举重,风雨无阻,颇觉不可思议。不过,美国记者Danielle Friedman的新著《运动起来》(Lets Get Physical)揭示,美国妇女也非“自古以来”就热衷健身。

上世纪五十年代前,西方上流社会女士必须贞静矜持,流汗被视为禁忌,甚至有跑步造成子宫脱垂的传说。二战后性解放、女权运动兴起。女性开始加入体育竞技,成为赛场上的明星。也有人业余参加马拉松赛,跑步让她们自我感觉更强壮,对生活更具掌控力。不过当时的广告依旧承诺妇女:运动让她们身材变美,对男性更有吸引力。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女性参加体育运动逐渐被主流接受,健身也成为社会期待,给女性带来新压力。如果一个女人不运动,社会的刻板印象就是她懒惰成性,缺乏自律,道德方面有缺陷。但社会对女性身材的要求又十分苛刻、狭隘,不苗条、不瘦削的女人进健身房会被人侧目而视,这就给骨架大、较丰满的女人带来恶性循环,要让她们享受运动,积极健身未免强人所难。

进入二十一世纪,健身成了“炫富式消费”。对美国千禧代女性来说,运动不仅为了健康,更是一种表演,一种竞争。她们希望借助社交媒体,以对“更高,更强,更快”的追求出人头地。有识之士还指出,种族、阶层、身材都能成为障碍,并非人人都享有同等的健身权利。他们呼吁社会更开放,接受不同形态的身体、不同形式的健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