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海上反恐能力跃升 配钢质艇体充气橡皮艇

加拿大海上反恐能力跃升 配钢质艇体充气橡皮艇

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第2联合特遣部队成员正驾驶着钢质艇体充气橡皮艇演练海上反恐技能。

加拿大军队正在积极稳步地发展海上特种作战能力,保卫加拿大主权海域和通向该国的海上通道,应对袭击。

加拿大特种部队一位高级官员表示,目前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工作的重点在于提高海上反恐行动的效力和效率,评估可能需要的舰船组合。但与外军特种部队的行动和演习,特别是与美军的行动和演习,仍然是该司令部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

尽管皇家加拿大骑警(the 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是这个国家领导联邦政府机构应对事件的主要机构,但是此类行动仍然离不开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的支持,需要该司令部提供人员从海上发起反恐行动。

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司令迈克尔·戴(Michael Day)陆军准将说:“我们是军事力量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应对突发事件最后付诸手段,保持了国家层级的反应能力。”

该司令部成立于2006年2月,由以下部分组成:第2联合特遣部队、第427特种作战航空中队、加拿大联合事件反应部队和加拿大特种作战团。其中,第2联合特遣部队是一支反恐和特种作战部队。

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的海上要倚靠第2联合特遣部队。第2联合特遣部队装备了钢质艇体充气橡皮艇,如有必要也可以得到加拿大海军战舰的支援。

第2联合特遣部队成立于1993年。戴准将是其创始者之一。他指出,在第2联合特遣部队成立的最初几年里,这支部队的任务重点是陆上反恐和人质营救行动,随后该部队发展了它的关键核心能力——“射击、移动和通信”。

1996年,第2联合特遣部队进行了一系列打造其未来海上角色的活动,使用加拿大海军非专门装备和自身装备试验了一些基本概念。

在20世纪末,第2联合特遣部队从加拿大政府手中获得了最终的授权,开始执行海上反恐任务。

戴说:“我们开始做3件事:发展正式的行动概念;开始训练相关行动能力;开始采购海上反恐(MCT maritime counterterrorism)所需的组合和装备。我们运用的是一个逐渐演进的转型模式,建设核心能力,谨慎地一步一步向前。”

为了适应转型,第2联合特遣部队的机动部队从小型行动开始努力。后来,这支部队设立了“特种作战艇长(Special Operations Coxswain)”职位,这个职业主要负责第2联合特遣部队的钢质艇体充气橡皮艇艇队。

1999年和2000年,第2联合特遣部队举行了2次国内海上反恐演习,“流淌的水(Running Water)”和“海神之眼(Poseidon’s Eye)”。其中,“流淌的水”演习是在1999年5月份举行的。这次演习想定为,发动攻击,劫持了一艘航行中的船只,并将这艘船带往一个加拿大港口,一旦抵达那里,将施放一种有毒物质。

“海神之眼3”演习主要目的是提高第2联合特遣部队和加拿大海军之间的互用能力,所以演习科目集中于实施岸滩登陆和使用高速艇登上劫持的船只。

加拿大要发展和保有这些海上反恐能力,与盟国的合作是非常重要的。尽管戴不能详说哪些外国军队已经在海上与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展开紧密合作,但是他提到:“我们与美国同行在海上反恐方面的合作肯定是经常性的。我们已经从中学到很多。他们的经验对我们建设海上反恐能力非常重要。”

有消息来源告诉《海上力量》,与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实施联合训练的外国特种作战部队包括了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和英国的特别舟艇中队(SBS Special Boat Service)。举例来说,第2联合特遣部队和英国特别舟艇中队就已经在加拿大东海岸的“海伯尼亚(Hibernia)”石油平台上展开了演练,想定是组织可能会夺取这样的石油平台。第2联合特遣部队还在佛罗里达州与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开展联合演练。

除上述联合演练外,第2联合特遣部队还参与了美国和加拿大两国海军和海岸警卫队部队联合举行的多种演习。举例来说,2007年两国在加拿大东海岸联合举行了“边境哨兵(Frontier Sentinel)”演习,第2联合特遣部队就参与其中。这次演习的想定是:一艘被劫持的“游船”从百慕大群岛(Bermuda)起航,沿着东部沿海地区航行,进入加拿大海域。这艘“游船”由加拿大海军的“保护者(Preserver)”补给舰扮演。它在北上航行的过程中被美国海关和美国海岸警卫队跟踪。第2联合特遣部队的特种作战分队接到命令对这艘“游船”采取了行动。此次行动中,相关信息在美国海军、加拿大海军和其它政府部门间共享。

戴指出,对海上事件进行反应的一支特种作战特遣部队在形式和功能上多与陆上部队有些相似。该部队将由第2联合特遣部队领导,但是也涉及到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的其它部门。

他说:“这支部队将是司令部所有部门的聚合,但是保持着可升级和模块化的特征。当我们面对着一艘载有2000多人的游船的时候,和面对沿海海域一艘载有25人的拖网渔船完然不同。很显然,两种情况都需要不同的反应。”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并没有透露其部队规模和装备的具体情况。

无论是该司令部的哪个部分做出反应,戴都认可在海洋环境中行动的困难。他表示,海上反恐面临的挑战,即使不超过陆上反恐,也可以说与之相当。海上反恐行动的计划和执行都是非常复杂的。

戴说:“海上存在潮汐运动,舰船的行动不可能如地面部队那样自如,我们不可能很自由地配置空间和力量,海上的一艘船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他指出,该司令部希望可以提高海上反恐能力,希望在这一领域更有效力、更有效率。

海上反恐能力另一个重点是将第2联合特遣部队队员们投送到目标上的海军平台。目前第2联合特遣部队主要使用钢质艇体充气橡皮艇来执行此类任务,但是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正在分析它在该领域未来需要什么资产,分析完成此类任务会有什么选择。

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已经与加拿大海军确立了联络渠道,并派出了一名海军军官在像海军舰船未来设计这样的问题上代表该司令部发言。

戴说:“加拿大是一个毗邻三大洋的国家,我们要实现国内意义上的海上反恐,必须要与海军打交道。通过与海军的合作,我们可以确保他们发展未来平台时充分考虑到海上反恐的需要。”

此外,特种作战部队需要理解每一艘舰船可以如何部署,理解加拿大海军的未来项目(如“单一水面作战舰(the Single Surface Combatant)”)将会如何在部署中改变作战概念。

戴指出,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海上舰船需求分析的结果将以下列因素为基础:加拿大政府和不同的国内机构对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的需求是什么;它们希望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在未来具备怎样的能力。这还包括加拿大政府需要其特种作战部队深入海上多远执行反恐任务。

戴说:“我们对未来有很多期待,我们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事情,但是现在并不具备相应的能力。但是舰船替换并不是我们最重要的能力缺口。我知道我需要解决这些问题,但是不能在可以预见的时间内完成。”

加拿大海军的未来的计划,如采购一艘联合支援艘、北极/近海巡逻舰以及一艘单一水面作战舰,都将对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最终为其选择哪种海军平台有重要影响。

戴说:“如果海军能够把一些事情做好了,我们需要做的就少很多。相反,如果海军不能够做好某些事情,我们就需要做很多了。我很高兴海军在领导转型上发挥的作用,我们可以很好地应对之。”

尽管加拿大海军已经使用其“维多利亚”级潜艇来支援特种作战部队的行动,如输送第2联合特遣部队的队员至像近海石油钻井平台这样的目标,但是戴说,他的司令部在使用这些平台上缺乏经验,无法确定它们将在未来扮演怎样的角色。

曾经指挥过加拿大海军太平洋舰队的退役少将罗杰·基罗沃德(Roger Girouard)指出,随着未来海军面临的威胁的增长,让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的海上反恐能力转变成该司令部内部一个独立的特别机构,是非常有意义的。这将大大增强加拿大海军的港口安全和海上登船能力。

基罗沃德还指出,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应该研究将其海上反恐和特种作战能力扩展到国际任务领域。

他说:“我想首先我们应该让这个司令部以国内情况为背景来工作,但是同时也要逐步少量地增加资金投入,提高技能应对国际任务。特种作战能力是一项可调整性很强,适用于多种想定的能力。”

他还表示:“目前我们还缺乏在沿岸地区实施特种行动打击的能力,那里仍然有我们的国家利益需要参与和维护。”

沿岸地区反恐可能包括了在海岸线附近直接对目标采取行动,也包括在敌对态势中从一个濒海国家撤出加拿大侨民。

戴指出,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的职责重点在于国内安全,这并不妨碍其执行国际任务,实施海上特种作战,也不排除从中发展和运用反恐技术。

戴进一步指出,至少到目前,发展一种远征型海上特种作战能力还没有进入加拿大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的议事日程。但是他指出,这种情况将根据战略环境和事件的变化而进行调整。

他告诉我们,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袭击之后,加拿大派出了第2联合特遣部队和一支特种部队特遣部队进入了阿富汗。

戴说:“我因为我们能够快速调整而感到很骄傲,我们相信,只要一声令下,我们可以完成好多种任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