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贵族运动国内冷门项目 赛艇金牌有“分量”

国外贵族运动国内冷门项目 赛艇金牌有“分量”

昨天的比赛中,中国姑娘出发时并不占优,半程过后也只名列第二。冲刺阶段,中国姑娘奋起直追,在最后200米时终于超过领先她们曾达半条艇身的英国选手,率先到达终点。

四个为中国赛艇队创造历史的姑娘获胜后在自己的战艇上流下了激动的热泪。唐宾激动地说:“在比赛中我们四个人齐心协力,不到最后决不放弃。现在的感觉像在做梦一样。”

时报讯 这只是中国代表团金牌中的一枚,但这枚赛艇金牌却意义非凡,它不仅实现了中国选手在该项目上“零的突破”,更证明了中国体育多年来不懈奋斗的“119工程”初见成效。

赛艇,对中国人而言还是一项相对陌生的运动,最初的印象,可能还是来自于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每年一度的赛艇对抗赛。

事实上,赛艇在西方被认为是一项具有深刻文化内涵和极富品位的运动,广受民众喜爱推崇。目前,赛艇在国际奥委会列出的最受欢迎的项目中排名第五,同时,也是西方各国高校展开竞技体育对抗的主要项目。

在欧美国家,赛艇被公认为最能体现团队精神的体育项目。而且,这项运动能有效地提高人体的心血管和呼吸系统功能。赛艇运动员的肺活量在各项体育项目中占第一位,因此有人把赛艇运动称为肺部体操。

西方国家通往赛艇赛场的高速公路经常堵车,赛道两旁必定坐满观众。而在赛艇运动发展得很好的欧洲和大洋洲,赛艇是适合全家人观看的体育项目——在大自然的宁静、轻松环境中感受百舸争流的激烈、紧张,分享参赛运动员力与美的对抗。

相比之下,赛艇运动在中国就冷门多了。虽然昨天的顺义水上中心座无虚席,但事实上,北京奥运会赛艇的门票中签率非常高,这多少说明这个项目在中国还真的不热。

目前中国有1200名职业赛艇运动员,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人长期坚持赛艇训练。对于拥有近13亿人口的大国来说,这个数字少得可怜,只是赛艇运动发达国家人口的一个零头。

好在自上届雅典奥运会孟关良、杨文军夺得500米皮划艇金牌后,中国水上运动实现了“零的突破”,也使许多省市区开始重视水上运动。与此同时,为了实现奥运争光计划,中国也提出了“119工程”,即力争在奥运会金牌大项田径、游泳和水上项目(赛艇、皮划艇、帆船、帆板)总计119枚金牌争夺中,有进一步的突破。

这是一套中国特有的培训体制——基层教练把最符合条件的孩子送进赛艇队,国家体育总局也在千岛湖修建了世界一流的赛艇训练基地,供国家队的运动员集训。同时,高薪聘请外教提高队员技术水平,让队员走出国门多参加世界大赛。

经过多年努力,中国赛艇在2006年开始渐有起色,直到昨天,中国赛艇队终于一圆奥运金牌梦。

在这四人中,有一位年轻的“老将”——金紫薇,因为年仅22岁的她已经是“两朝元老”了。雅典奥运会上,满怀期待的她以第四名的成绩与奖牌失之交臂。

“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当我与队友拼尽全力冲过北京奥运会赛艇比赛的终点时,整个赛场安静了,过去的汗水泪水都一同冲过终点消失在无尽的水面。”奥运会前,金紫薇曾用诗人的语气说过,“我希望,我和队友一起站在2008年奥运会最高领奖台上,看台上五星红旗尽情挥舞,颁奖仪式上奏响《义勇军进行曲》。”

昨天,在奋力挺进的赛艇上,在奏响的国歌声里,在徐徐上升的国旗下,金紫薇和同艇奋战的队友们梦想一瞬成真。姑娘们抱头痛哭。

由于赛艇项目的冷门地位,中国赛艇运动员几乎都是半路出家,以金紫薇为例,她之前就是个篮球运动员。

高个子的金紫薇上中学后顺理成章地打起了篮球,然而因为一次体校教练来学校选苗子,金紫薇的运动生命轨迹转向了水上。“那时候,对我,对金紫薇来说,赛艇都是陌生得不能再陌生的东西。”据紫薇的父亲金沙说,“因为女儿可以得到专业的训练,觉得对孩子有好处,就让她去了。”

从那一刻开始,金紫薇的命运开始和赛艇联系在一起。同样是练篮球出身的还有张杨杨,这位年仅19岁的吉林姑娘说:“我原来是练篮球的,但是后来接触到了赛艇便喜欢上了这项运动。因为喜欢,我在比赛过程中,会全程都百分百地努力。”

还有身高1米82的山东姑娘奚爱华,她以前是位铅球运动员,后来因个头太高、双臂太长,不适合从事铅球运动,于是转行赛艇运动。

四人之中,只有领桨手唐宾是真正的“科班”出身,但就是这样一组赛艇姑娘,最终打破了欧美国家在该项目上的垄断。

赛艇项目的训练是非常艰苦的。一名队员曾经透露,不管多么秀美的山水,在长年累月的训练后,在他们眼中也只剩下枯燥。作为冷门项目,赛艇在平日所受到的关注度并不高,但队员和教练们依旧兢兢业业,在人们所不知道的那些山水间埋头苦练,最终用汗水浇就了这枚金灿灿的金牌。

作为家中独女,金紫薇一年中见到父母的时间只有10天左右。金爸爸表示,虽然回来得少,但是她很懂事,很孝顺。金紫薇因十运会金牌而得到的奖金,全用在给父母购房上了,“她说要让我和她妈妈住得舒服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