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改换门庭后的在线一对一超越在线大班课的跟谁学?

分析改换门庭后的在线一对一超越在线大班课的跟谁学?

  2019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尤其是在线教育。随着新东方在线、跟谁学、网易有道先后赴美上市,国家出台一系列的政策法规进行规范、整治的同时,也给予了大力的鼓励和扶持。野蛮生长的在线教育在经过优胜劣汰之后,重要赛道的商业模式得到验证,胜出者的优势明显,比如以跟谁学为代表的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可谓风生水起。

  据跟谁学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营收同比上涨461.5%,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105万元上涨到2014万元,连续6个季度实现盈利,在线直播大班课的魅力可见一斑。

  在K12在线教育机构中,跟谁学已经实现了持续盈利,可谓凤毛麟角。跟谁学将在线直播大班课发扬光大,这也使得不少烧钱的在线一对一机构迅速调转船头,扎进了在线直播大班课的领域。

  2019年1月,猿辅导宣布砍掉一对一业务,专注K12在线年的猿辅导,截止目前,至少已完成了7轮融资,可谓一年一个轮回,融资总额将近40亿人民币。

  2019年6月,VIPKID创始人兼CEO米雯娟更是将公司的战略定为“一对一第一,蜂校第二”,也将大班课作为盈利的转折拐点。然而同样是经过多轮融资,VIPKID融资总额更是高达58亿元,在经过两年的风光无限之后,裁员、破产的传闻不断。

  相较于两家独角兽数十亿元的融资规模,跟谁学A轮融资5000万美元上市的神话,注定将成为历史。

  资本就像是一把双刃剑,为机构带来动力的同时,也要将创业者放在烈火上炙烤,而在线教育的残酷竞争俨然就是一部达尔文的进化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

  随着学而思网校、新东方在线、猿辅导、作业帮一课等教育公司的在线大班课品牌入局,以及有道精品课、企鹅辅导等互联网巨头在线在线大班课的赛道一时间热闹非凡。

  在今年暑期广告投放上,根据36氪统计,好未来、猿辅导、作业帮预计分别投入10亿、 7亿、4亿元,十余家在线教育公司投放总额总计约30—40亿元。

  在流量贵、投放贵、获客难的时期,在线大班课相较于在线一对一、小班课更具盈利的能力,运营起来也更为高效。

  近日,洋葱数学召开发布会,联合创始人及CEO杨临风宣布将“洋葱数学”品牌名称变更为“洋葱学院”,将全面覆盖K12阶段的课程。

  K12教育市场因其超刚需的特性,素来以“黄金赛道”著称。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中国将迎来新一波的婴儿潮,人口结构的变化诞生了庞大的教育市场,国民对教育的需求亦是与日俱增。

  随着80后、90后逐渐为人父母,经过上一代人的铺垫,投入教育的经济实力倍增。早幼教受益于人口爆发的红利,新高考改革则催动着K12课外培训的高速增长,新兴的STEAM教育也逐渐引起国人的广泛关注,供给端多元化的需求产生了大量创投的机会。

  像洋葱数学这样最初以数学或语文等单一学科切入的在线教育公司,随着市场竞争的不断升级,也在不断寻求突围的机会。

  教育行业的创业者们一方面积极跑马圈地抢地盘,一方面在寻求扩大业务规模,意在原有的基础之上,上下纵深,深挖深耕;或者横向拓展,从语文、数学、英语等单一学科向包含物理、化学、生物K12全学科方向发展。

  发轫于2013年的中国在线个年头,市场的风起云涌,既经历了高光时刻的风口期,也经历了资本退潮后的暗淡。

  从传统教培巨头新东方、好未来到互联网巨头腾讯、百度,再到电商巨头阿里、京东,一时间数千家教育机构鱼跃涌入。在资本的助推之下,在线教育整体发展的不断提速,这在很大程度上或许破坏了企业原本的生长周期,随着在线教育热潮渐渐退去、资本回归理性,开始向头部机构靠拢,最后是强者恒强。

  为由此产生的“副作用”就是,一些优秀企业到一定时间的节点,出现资金困难而无法融到资的局面,从而失去竞争优势,陷入恶性循环,最终资金链断裂,从今年暑期的流量大战和常见报端的教育机构暴雷等,可见其影响巨大。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在线亿人,去年销售额就已超过2500亿,2019年年末我国在线日,教育部等十一部委 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社会力量举办在线教育机构,支持互联网企业与在线教育机构深度合作,为在线教育的发展提供了政策上的保障。

  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在线教育随之迅猛发展,可以从三个方面来探讨在线教育的意义:

  首先,从社会意义方面讲,在线教育打破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对教育资源的绝对垄断,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问题;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也意味着更容易向四、五线城市下沉。

  其次,从家长和学生的角度来看,为家长、学生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也创造了更好的学习条件,足不出户就可以学习全国各地的名师课不说,也大大提升了学生的学习效率。

  最后,从在培训机构的角度上看,大大提升了优秀教师的产能,线下大班课至多一两百人,而在线直播大班课将突破人数的限制形成规模化,这对于培训机构来说,也就意味运营效率的大幅提升,更容易实现盈利。

  作为已经实现规模化盈利的跟谁学,最初的挫折就在于平台模式,从瑜伽、健身到考研、K12,课程包罗万象,不够聚焦,对教师质量和课程质量无法保证。

  在线直播大班课除了有着较强的盈利模式之外,名师一方面带来了规模化效应,在师资管理方面更为高效。例如:管理500名教师和管理10000名教师,哪个更容易管理?这一目了然。同时,对教师质量进行把控和监督,那么教学质量和结果也将得到有效的保障。

  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作为新东方2号人物,见证了新东方集团从一两百人到3万多人的发展历程,可以说是伴随着中国最早的一批教育机构崛起的人物,属于善打硬仗的角色。成立于2014年的跟谁学,其初创团队的成员主要由来自百度、阿里、腾讯等的精英组成,陈向东凭借着对教育的深刻洞见和管理能力,带领团队一次次刷新了记录。

  跟谁学初期由于以平台模式切入,变现场景缺失,加之多线并举,风头正劲的跟谁学陷入困顿。

  2017年,跟谁学all in 到to C业务,聚焦K12在线月,即实现了单月盈利。与市面上其他在线教育机构的主流打法不一样,陈向东采用的是“四两拨千斤”的打法,聘请线%的头部教育机构的教师,以不到2%的录用率严格把关,每一位教师都可谓是精英。

  2019年6月6日,跟谁学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K12在线教育公司。

  对比五家在线年在美国上市,主打高性价比的菲律宾外教,虽然三年来的业绩有所回升,但业绩依然乏力,无法打破“规模不盈利”的魔咒。

  相较于传统的线下课堂,在线教育创业更加考验团队的毅力、胆识和组织管理能力,以及对整个行业的深刻洞察和对整个时局的把控,这也是一个企业的制胜法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