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应星袁隆平跨越三百多年的握手致敬为何连衣冠服饰都能弄错?

宋应星袁隆平跨越三百多年的握手致敬为何连衣冠服饰都能弄错?

意大利著名文艺批评家克罗齐曾经说过: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对于我们而言,不仅仅是引发出人们内心深处的激情,更多的是借鉴意义。所以像历史之中有价值的著作和科技成果,除非有丧失的章节,否则总是历久弥新,永远以最初的生动面目出现,永远不会因为时间和传统的关系而古旧。

明朝时期《天工开物》的作者宋应星就是这样,时间跨越三百多年,我们中国人重新发现并记起了他,可是在文化层次上面我们似乎有所缺失,在尊重中国古人技术与现代水稻农业技术发展的时候,我们却连宋应星的衣冠服饰都弄错了,这到底是该还是不该?

宋应星出身于1587年,那个时候正是万历皇帝统治的时期,十年的张居正改革使得明朝逐渐中兴。幼年时候的宋应星在家中私塾渡过,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可是却偏偏对儒学之中的关学兴趣。他十分推行经世致用,对于明朝盛行的八股文风气嗤之以鼻。

受到北宋张载的影响,宋应星对天文学,农学实用技术的兴趣已经超过了考取功名。在他29岁的时候他在全省一万多名考生之中名列第三,他的兄长排名第六,但前往京城之中参加会试的时候却多次名落孙山,后面兄弟二人在天启,崇祯年间参加都没有成功,便断绝了对于做官仕途的念想。

从京归来的宋应星主要是在地方教书育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太平生活没有过多久,1644年,李自成就打入了北京城,明朝宣布灭亡,那个时候的宋应星已经 57岁了,按照常理来说他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快要入土的老人了,可是他在得知家国灭亡,李自成横行北方,女真人兵峰逼近的时候,他还是不顾性命的投入到了抗清的洪流之中。

他将希望寄托在刚成立的南明身上,希望南明能够北上收复中原。但南明朝廷在成立之后一直忙于内斗和正统之争,最后被清军逐个击破,绍武帝殉国以后,宋应星又追随永历皇帝逃到了广西云南一带,而他的兄长在得知绍武帝殉国清朝建立以后因为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直接服毒自杀,希望在地底寻找那个曾经的大明王朝。而宋应星则是一直追随永历小朝廷,积极参加抗清斗争,在永历皇帝被吴三桂勒死在云南昆明之后,宋应星心灰意冷的过上了隐居生活,可是他终生却未剃发。

今天我们的杂交水稻专家袁隆平跨越时间三百多年和这位农业成就非凡的历史乡贤握手,向他致敬。袁隆平对于中国乃至世界的影响是我们有目共睹的,是他改良的杂交水稻解决了中国人数千年以来的饥饿问题。那这位三百多年之前的明朝遗民宋应星凭什么能够与袁隆平握手呢?

宋应星最大的成就和他保留下来的著作应该就是《天工开物》了。这本书记载了中国明朝以前几千年的农业和手工业技术方面的知识,在流传到欧洲之后,被誉为17世纪中国的百科全书,从明朝灭亡以后清朝三百年一直到近代,任何农业手工业方面的著作名声和影响力还没有超过他的。

《天工开物》之中记载了古代中国农业,手工业,机械原理,砖瓦制作,陶瓷烧制,硫磺蜡烛矿物冶炼,造纸术,兵器的锻打与百炼,火药的压缩与配型,中国各地的纺织技术与染色方法,沿海地区的晒盐与内地的井盐,以及采煤榨油等生产技术,里面记载的十分详细,拥有着多项世界第一和世界首创。而又因为宋应星个人在农业方面的成就比较突出所以得以与袁隆平跨越时间握手观望当今盛世。

宋应星虽然是明末清初人,但他不应该是清朝的辫子头,这应该是每一个了解中国历史都不能犯错的基本常识。宋应星出生于1587年,死于1666年,享年八十岁,而南明因为永历皇帝的死亡于1662年,但明朝的深入人心到1683年郑成功孙子郑克塽都还在使用大明的年号,宋应星活了八十岁,他的生命之中有七十六年都是活在明朝的。单从这一点上面来说他就不可能剃发易服。

从国仇家恨上面来说,宋应星更不可能是辫子头,明朝灭亡,崇祯皇帝自杀,关外女真人入关屠戮中原千万百姓,从这一点上面来说,宋应星和清朝有着不可磨灭的国仇,如果是一些贪生怕死的读书人也就怕了,可是他宋应星却是一个爱国志士,国家仇恨未报,不与清廷苟同是他的志向,从私人角度上面来说,宋应星的兄长宋应升就是抱着对清朝的仇恨和对明朝的怀念而殉国,杀兄之仇不共戴天,他又如何去剃发易服顺从清朝呢?他若是剃发易服又怎么能在南明朝廷之中立足下去呢?

再从清朝与南明实际控制范围来说,清朝是势力一步步增强逐渐控制了江西这些地方,可是在南明还没有完全灭亡的时候,这些地方都是城头变幻大王旗,谁胜谁败还不一定,清朝顺治皇帝推行剃发政策虽然严格,但也是有十从十不从的规定,就是男从女不从,生从死不从,阳从阴不从,官从民不从,少从老不从,儒从而佛道不从,倡从而优伶不从,仕宦从而婚姻不从,国号从而官号不从,赋税从而文字语言不从。

从这些方面来说,宋应星都是符合不剃发的标准的,南明灭亡以后,清朝彻底统治中国,他一个七十多岁,无官身的老人完全可以不顾剃发令,继续保留汉人衣冠发式,而当时的中国南方江西省也是由三藩之中的汉人耿精忠控制,在山野之中过着隐居生活的宋应星又怎么可能剃发却留辫子头呢?

明清易代本来就是一个沉重的话题,许多中国人都不愿意提及。但伤害到民族感情,有辱先贤烈士的行为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受不了的,这里面就包括像我这种读了一些书却微不足道的中国人。

袁隆平握手致敬三百多年之前的宋应星这件事情本身没有错,反而是一件值得激动人心的事情,因为重视传统我们才会有未来,子孙也才有机会回头看一眼现在的我们,宋应星穿长袍马桂,梳着辫子头对于历史和国家民族都是一种侮辱,对于不懂历史的人是一种误导,而犯下这种低级错误的主办方又有何面目去见宋应星他老人家?

宋应星前半生为自身而奋斗,后半生为国家,为汉文化的存灭继绝而奋斗,他为了反清复明不惜以古稀之年奔走在战争的第一线,一辈子忠于大明不惜过上山中野人的他又怎么会想到他奋斗一辈子保护的万民百姓后代却在三百年之后给他穿上了清朝服饰与辫子头。

讨论宋应星的衣冠服饰问题是就事论事,不存在任何歧视。明清易代是一个历史大趋势,过去的事情已经阻止不了。我们当下之人要做的是活在当下。但对于过去的人和事,我想要他是本来的那个样子。对于先贤以及历史,你可以永远都不去相信,但永远不要亵渎与不尊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